是时候关心一下硬盘里的老师们了

01

许多人入行不是追求刺激,而是因为非常具体的现实困境。

比如处所出生的年青女孩,到大都市闯荡,找不到工作才来做这行。

有人是单亲妈妈,一个人扛起养育孩子的重任,须要赚快钱养家。

《腐化街传奇》中的Candy是单亲妈妈,后来去拍了色情片

也有不少人是被坑骗进来的。

日本《朝日消息》报道,有1/4的AV女优被骗入行。

公司往往以做模特或者拍电影为由,欺骗她们签合同。

一旦上钩,就指派她们出演AV。

不愿意的话,她们将面临昂扬的违约金,甚至被要挟找家人索赔。

总之是软硬兼施,强迫她们就范。

著名女优吉泽明步就是这样入行的。

星探找她拍电影,她一时愉快,没有细看就签了合同。

到片场看到赤裸上身的AV男优才发明受骗了。

可身无分文的她基本交不起违约金,只能遵从。

刚入行的新人,会发生宏大的不适感。

美国成人电影明星贝拉多娜回想起早年的拍片阅历。

每次拍摄完,都觉得自己“像一个被打碎了的瓷娃娃”。

明明身材苦楚不堪,却要表示得轻松自在。

还有人不愿意自己拍摄的内容被出售,焦虑到想自杀。

色情片行业最爱好用新人,因为她们不敢说不。

《成人内容》里新人艾米第一天到片场,就要顶替别人拍大标准的“肛交”镜头。

导演嘴上说“如果你不想拍,没人会逼你”。

可当天能用的年青女优只有她一个,拍不了会被制片人骂。

女主乔琳跟艾米讲明利害:

不想拍,会限制在这行的发展;

但是拍了,以后就得接收同样标准甚至更大标准的行动。

就像麦当劳里的菜单,一旦上了就不会再撤下来。

艾米最后还是答应了。

她之前因为跳舞,膝盖的半月板撕裂,不能下跪。

但拍摄进程中她要全程坚持这个姿态,痛到不行,还得说台词——

“好爽”

等她完整撑不住了,特写镜头还没拍。

制片人给她加价,让她再保持半小时。

艾米批准了,拍完膝盖也废了,走路只能拄拐。

剧里导演和制片人的表示只是冰山一角,现实里多的是折磨人的禽兽。

贝拉多娜在入行几个月后,接到一份苦楚的工作:

要与12个男演员在监狱里拍性交镜头。

光想想都头皮发麻。

她一万个不愿意,没反映过来就被架到了片场。

接下来是轮番的洗脑和折辱。

贝拉多娜拍完后只知道哭,一丝力量也没有,好多天走不动路。

02

蒙受下非人的苦楚,还只是开端。

色情片行业竞争剧烈,淘汰率也高,生存下去并不容易。

仅在日本,每年就有大约6000名新人入行。

要保住饭碗,就得抓住机遇一部接一部地拍,以免被人遗忘。

在AV届,女演员的拍片量等同于人气值。

之前大火的AV女优上原亚衣,曾经在两年时光拍了500多部AV,基础每天都在拍片。

高密度的工作超过了她的身材极限,让她胖了整整10公斤,在2016年发布引退。

工作压力之外,还可能会遭遇性暴力。

这个行业里,女演员是绝对的弱者。

手握权利的,是对手男演员、导演、制片人、公司高层……

在片场内外,越界行动很容易就产生了,顶尖女演员也不能幸免。

《成人内容》的女主角乔琳,在色情片男星的家中被对方堂而皇之地性侵。

当时她大脑飞速打算着逃跑路线,身材却像不受自己把持似的僵在那里。

后来她昏了过去,苏醒时侵略已经停止,她的脸上全是瘀伤。

乔琳虽然持续从事AV行业,这件事带给她的影响却从未消失。

十年来,她总会做到被男星强奸的噩梦;每次跟丈夫做爱,她都感到被男星凝视;还养成了酗酒的习惯,患上肝硬化。

实际上,很多AV女演员酗酒。

不只有工作强度的关系,还因为她们习惯于压制自己的情感,硬把苦往肚子里咽

剧里的乔琳没有把被侵略的事告知身边人,并且自我合理化,否定那是“强奸”。

她在家人面前,表示出的都是一副游刃有余、享受工作的样子。

现实里人们经常看到的AV女演员,也是笑着的。

写真里,采访里,会晤会里的她们,几乎都是笑着的。

日本AV女优樱井莉亚,拍写真总是带着尺度微笑

可那个笑颜,是她们的吗?

美国AV女星贝拉多娜,在采访中讲到自己的苦楚阅历时脸上也挂着笑。

当记者问她为什么总是笑,她的眼泪立马就流了下来。

“我要暗藏起自己真实的感情,向别人展现自己是幸福的。

可是我一点也不幸福,我自己都不爱好自己。"

这是个从身材到感情都被剥削的职业,她们活成了空心人。

即便如此,AV行业还在连续内卷。

剧烈的竞争、层出不穷的新人、审美疲劳的观众,让一些女演员铤而走险,去尝试重口系作品。

成果是大型人间炼狱,以“水地狱事件”为代表。

女演员中岛佐奈在片场受到惨无人道的虐待,多次被摁到水里拳打脚踢。

导演栗山龙不顾她的求饶,甚至在她脸上盖了层塑料袋,让她无法呼吸。

待她进入无意识的状况,又用高压水枪怼着她的脸冲水,而后是一轮轮的施虐……

影片播出后,拍摄组被日本当局拘捕。

而中岛佐奈内脏器官多处受损,患上了心理疾病,只能在医院生涯。

03

美国一位业内人士说,AV演员是“一群用后就被摈弃的人”

像中岛佐奈这样身心被严重摧残的女演员大有人在。

始作俑者仅以“强奸致伤”的罪名,被判处18年的有期徒刑。

扶植着人性之恶的重口系作品依然屡禁不止。

AV产业这台轰隆隆的机器时刻不停地高速运转,从来不缺新颖的骨血。

单在日本,每年就拍出3万多部AV作品;与此同时,有八成以上的女演员引退。

她们就像是快速花费品,用完即弃,没有人关怀她们的将来。

有人在退出几年后,又回到了这个行业。

比如小森爱,她拍AV出道时,还没有风行本番出演(真刀实枪)。

她不能适应在镜头面前袒露身材,拍了几部片后退休组乐团。

然而2012年,42岁的她又重新回归,被迫拍摄本番AV。

80年代爆火的小林瞳更是复出又再次引退。

她的丈夫因为高额债务被抓,两个人离婚后她只能跳脱衣舞还债。

后来成为银座一家高等夜总会的妈妈桑。

退役的AV女演员,回归普通生涯是艰巨的。

曾经的职业身份成为屈辱的烙印,一直随同着她们。

美国AV女星佩琪·詹宁斯在Youtube上分享过自己的遭受:

只要是办房产证或者报班,工作人员在电脑上输入自己的名字,屏幕上就会呈现大标准照片。

“社会不会谅解你拍AV”,她说。

想要获得密切关系,也不容易。

写出AV行业小说《最差劲》的纱仓真菜,曾经坦言,入行后就“不会等待有人爱我”。

无奈又伤感。

著名女演员苍井空颁布结婚,也要专门强调:

“他不是帅哥,然后没有钱,但是,他接收了我以前的工作。”

东亚之外的美国,对AV行业也存在轻视。

纪录片《辣妞征集》中的女主角有一个接收她拍AV的男友。

但在一次交谈中她问男友“你感到我和妓女一样吗”,他答复“几乎一样了”

很多人会在退休后选择整形,来粉饰自己过去的痕迹。

没著名气的女演员更容易回归普通人。

对她们来说,被遗忘是最好的结局

那些红极一时的,却要为名气所累。

著名AV女优早逝,甚至被当作一个现象来研讨。

病逝、猝逝世、自杀、他杀。

AV产业让她们破碎,而世俗又无法帮她们修补破碎。

饭岛爱终其一生,也寻不到一颗互相契合的心。

在平安夜孤单地逝世去。

电影[柏拉图式性爱],由饭岛爱自传改编

本该年青鲜活的性命,只得以破碎终结。

返回列表
上一篇:
下一篇:

文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