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么是苏修?

题主提了一个很好的问题,现在中文网络上已经没有什么人记得“苏联修改主义”这个批评对象是怎么来的了。

其他几位答主,尽管答复出色,但都犯了基本性的偏颇:即“苏修”这顶帽子,基本就不源自中苏论战后指摘的“大国沙文主义”或者著作提出来的“社会帝国主义”。

与“苏联修改主义”对应的,是苏联对中国的称呼:“中国教条主义”。

在1960年,苏联中国,这两个社会主义大国,在对西方外交和社会主义途径上呈现了宏大分歧。苏联向右走,对美国为首的西方媾和,以为两种制度可以共存。中国向左走,主意持续共产主义革命,抗衡帝国主义。

苏联从苏共二十一大以来,宣扬的论点进一步“右”转,更增强调战斗可以避免,强协调平共处及和平过渡。中共则 夹带着“大跃进”的豪情,认识持续“左”转,愈益强调战斗的不可避免性,强调武装奋斗、非和平过渡及与帝国主义无法和平共处。

早在赫鲁晓夫上台后,苏联方面就提出了和平发展的主意,随着与西方引导人的进一步接触,1960年的赫鲁晓夫美国之行把这项事业推向了顶峰。为了表现对和平的憧憬,苏联还表现无条件裁军一百万。

苏联方面以为:随着社会主义阵营力气的强盛,西方资本主义国度已经有所转变。欧美的国民民主在变好,世界应当步入和平的轨道,避免世纪大战。

然而,毛泽东反感这种右倾路线,特殊是在赫鲁晓夫在华盛顿奴颜婢膝的一通表演,让毛感到全世界共产党都丢尽了颜面。

赫鲁晓夫从美国回来直接到了中国,果然他发表了一些让主意持续革命的中共听了不舒畅的言论:

“保护和平只有一条途径,这就是不同社会制度的国度和平共处。现在问题是这样:或者和平共处,或者进行战斗而遭到毁灭性的成果。”……“我们应该对当前局面有现实的见解和准确的懂得。这当然绝不是说,既然我们这么强盛,就应当用武力去试试资本主义制度的牢固性。这是不准确的,因为国民将不会懂得,也绝不会支撑那些想这么干的人。”

对于赫鲁晓夫这种对于西方帝国主义投降的态度,毛泽东洞若观火,在11月初杭州会议上表现:

“现在看来,所说的和平浪潮,就是西方垄断资产阶级跟拉丁美洲、亚洲的这些反动的民族主义者,跟苏联联合起来,打击的对象就是共产党,工人活动,中国。”毛还说,美国不是只讲和平,还有战斗的一面,目标就是要分化中苏。12日,毛泽东又在会上对杜勒斯的讲话做了进一步的剖析和阐明。他说:这三个资料都是关于杜勒斯讲对社会主义国度履行和平演化问题的。美国的目标就是“用和平改变,腐化我们”。

特殊是在政治局常委扩展会议上,毛泽东详细说了他对赫鲁晓夫及其与西方媾和的见解:

(1)帝国主义对付社会主义用的是两手策略,即武力要挟与和平演化,争夺机遇主义,孤立马列主义。(2)赫鲁晓夫就是机遇主义,他的宇宙观是适用主义,思想方式是形而上学,有资产阶级自由主义。他很幼稚,不懂马列主义,容易受骗上当。(3)1959年3月以来,苏联与帝国主义、反动民族主义和铁托修改主义组织了一次反华大合唱。中国将在长时代内被孤立,但乌云越厚,光亮越多。马克思主义、列宁主义大发展在中国,这是毫无疑义的。(4)赫鲁晓夫不懂中国达于极点,又不研讨,信任一大堆不准确的情报,信口开河。如果不矫正,几年后他将完整破产(八年之后)。(5)赫鲁晓夫有两怕,一怕帝国主义,二怕中国的共产主义。他怕东欧及世界各国共产党不信任他们而信任我们,怕学生超过先生。(6)赫鲁晓夫也不全体是错的,他在国际上还是要社会主义阵营,一直到现在仍然声援中国的建设,在国内也还是要搞社会主义。(7)中苏的基本好处决议这两个大国总是要团结的,某些看法分歧,只是暂时现象。很难想象两个社会主义国度闹决裂,不可能,也不应当。(8)赫鲁晓夫有时候说话是兴头上脱口而出,我们一方面不能不认真看待,但另一方面又不要太认真了。修改主义是否已经成为体系,还要等等看,应当信任赫鲁晓夫的过错到后来是会被改正的,最好是他自己来改正

而在苏联方面看来,中共过于“教条”,太浪漫,指出中共在摸索共产主义乌托邦进程中的大跃进活动已经失败了,还要给各位兄弟党当“辅导员”。

盼望步入新外交常态,等待没有战斗甚至没有兵器的苏联遭到了中共的鄙视。

而残暴的现实又打了赫鲁晓夫一耳光,在与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会见的前夕,一架U2侦查机在苏联国土从事侦察运动时被击落,飞翔员被活捉。

赫鲁晓夫恼怒不已,强烈谴责西方。

看“老大哥”浪子回头,毛泽东对赫鲁晓夫有所期望,称其为“半个修改主义”。

赫鲁晓夫在重大问题上的偏向是修改主义的,但也不能说他在所有问题上是彻头彻尾的修改主义,不好说他的修改主义已经完整形成了。但总的来说,可以说他是半修改主义。

对于“苏修”的批评,有很多言论我们今天看起来五味杂陈。

工联理事大会上,中方代表发言节选如下:

“和平之路没有什么可走的,不要向资本家乞求和平”;“同帝国主义分子坐在一个桌子旁边仅仅是为了揭穿他们”

事实上中共持续革命的路线,收到了亚非拉国民的普遍欢迎,因为美苏一握手,他们的独立与解放就不好说了。

这也是“三个世界说”和“不结盟活动”的由来。

返回列表
上一篇:
下一篇:

文章评论